普通人的年关是为官者的廉关

发布者:发布时间:2009-03-05 浏览次数:

 

法庭上的刘雨泉一改往日的风光,一直低着头接受审判,他曾经担任过南京市长江河道管理处副主任并兼任南京市水利建筑工程总公司一公司副经理,走上领导岗位之后,刘雨泉渐渐迷失了自己,从2001年开始,刘雨泉逢年过节收受红包,共计人民币35万元。(1月21日《现代快报》)

喜欢趁着逢年过节的时候收礼的官员不在少数,这位昔日的劳模,今天的贪污犯,总共受贿17笔,其中16笔是在春节期间收受的所谓“红包”。除此以外,南京市六合区财政局原局长,也是在4个春节“笑纳”10多万;江苏省通州市一个乡镇的原党委书记37次受贿,竟有33次发生在春节前后。以至于现在有人为官员总结说:“廉不廉,看过年;洁不洁,看过节”。

贪官喜欢在逢年过节收礼,当然也是有原因的。首先“节日腐败”隐蔽性强,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考虑到平时给领导送钱送物有贿赂之嫌,于是便挑选春节等重大节日登门拜访,将贿赂说成是人之常情;其次,行贿的借口好找,“给小孩压岁钱”“拜年送礼”,这样做会使对方收得体面,花得安全。再次,渗透性强。一些行贿者更多地选择了较为主动的感情“投资”方式,把同贿赂对象的交往看作一项长期投资。因而逢年过节,频频向有关领导和实权人物拜年。正是这种润物细无声式的投资,让行贿者得到了更多的回报。

既然客观情况如此,那些戴帽为官者,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就要比普通人多些警惕,多些反省了。在普通人眼里的年关,在为官者的眼里,更应该成为一个“廉关”,要想成为廉官,必须先过了这道“廉关”。尤其不能抱着侥幸的心理,利用逢年过节的时候对自己的上级“意思”,然后接受下级的“意思”,“意思”来,“意思”去,就把自己意思到行贿受贿里面去了。

普通人的年关是为官者的廉关,对于这一点,为官者自己要有清醒的认识,纪检、监察等部门更要有清醒的认识。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加强对为官者的提醒和警示,为官员们把好“廉关”是必不可少的工作。其实每到逢年过节,很多地方政府都会出台一些“廉政”规定,采取一些“防腐”措施,虽然这些规定和措施往往被外界指为作秀,讥为无用,但有总是胜过没有,只是在其廉政和防腐的实际效果上,还需进一步加强而已。(作者:苑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