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五所高校招生处长涉嫌倒卖高考指标落马

发布者:发布时间:2008-05-12 浏览次数:

 

长沙市一名女工为了让儿子上大学,跑关系找到一家高校的招生就业处长,花了近10万,但孩子最终没有领到通知书

  4月20日的湖南郴州,气温反常的高,湘南学院大四学生鲁芳换上了夏装,但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凉爽起来。

  与鲁芳同样心焦的,还有湘南学院4000名面临就业的应届毕业生,春节前夕的招聘因为冰灾被取消,距毕业离校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但用人单位的招聘会却迟迟未能举行。

  “双选会没能开成,和我们学校招生就业处处长马力煌被抓有关。”鲁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

  据了解,马力煌被检察机关“带走”是在3月18日。引人注目的是,带走马力煌的是长沙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知情人士称,和马力煌同时被检察院带走的,还有湖南的另外四家高校招生处的处长,原因是涉嫌倒卖高考指标。

  家产约120余万元

  1986年,马力煌从郴州师专中文系毕业后留校,成为校办公室一名普通的干事。10年后,他被提拔为校保卫科长,三年后,调任校学生工作处处长(兼管招生就业)。

  2003年,郴州师专与当地另三所学校合并为湘南学院,升级为本科,马力煌成为湘南学院招生就业处处长。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个“油水十足”的职位。

  鲁芳告诉本刊记者,在她眼里,马力煌大权在握,“经常开着价值30多万的马自达轿车出入校园”。

  湘南学院副院长王晓成向本刊记者介绍,马虽出身永兴县一贫困农家,但凭借着当地稀有的矿产资源,财权两旺,“他的两个兄弟经营金银矿,家产过亿,他本人也做过矿产生意,倒腾金银,很富有。”

  对于马力煌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检察机关带走,王晓成困惑不已。

  据王晓成回忆,3月17日晚上,马力煌突然给他打电话汇报学校的就业安排工作。第二天一早,马被长沙市检察院带走。

  当天下午,湘南学院纪委向王晓成通报了马力煌的情况,随后对马的住宅进行了搜查。据称,马的爱人朱某也被长沙市检察机关叫去谈话。

  王晓成说,长沙市检察机关当时查明,马的家产数额约120余万元,其妻平时喜欢炒股,有股金60多万元,“检察院已经退还一部分资产,其中包括一辆马自达轿车和金银首饰。”

  王向本刊记者介绍,马是该校的高级政工师,平时经常舞文弄墨,喜欢写政治思想和学生招生就业方面的论文,还出过几本书,“马工作勤勉,一直利用自己的人脉上下疏通,为湘南学院合并和招生,立下了汗马功劳。”

  跑指标的“能人”

  知情人士称,补录、追加高考招生计划、艺术招生、高水平运动员招生,一直是高校招生中的灰色地带。

  马力煌最忙碌的,亦是每年高考后的七八月份。这时,马经常随身携带三样东西:笔记本电脑、微型传真机和学校招生公章。

  “他经常去湖南省教育厅跑招生计划。”王晓成说,部属院校每年的招生人数,都由湖南省教育厅分配,基本上是给多少指标,就录取多少人,“但被录取的学生中,往往有一部分放弃就读,这种情况在湘南学院尤为突出。”

  所以,每年招生期间,教育部门都会给各院校追加一些指标。获得越多的追加计划,就意味着可以招收更多的学生,获得更多的利益。所以,“跑计划”往往成为一些高校的公关重点。

  《湘南学院报》上记载着这位招生就业处处长的“辉煌业绩”。一篇由马力煌亲自捉刀,题为《招生就业处2007年工作回顾》的文章称:“据统计,今年要求我校予以关照录取的共有2000人以上,其中专科1600人以上。招生期间共追加560个计划,其中本科260人……”

  这篇文章称:“为了尽量解决好招生问题,一方面,我们积极争取(湖南)省教育厅的支持,在争取计划的过程中,(郴州)市政府给予了我校有力的支持,主管教育的王贤国副市长,亲自带队去省教育厅为我校协调工作,反映我校发展中面临的困难及今年招生中的压力,请求在招生计划上给予支持。”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了解到,2006年受台风“格美”的影响,郴州地区遭遇洪灾。根据湖南省教育厅规定,本科院校原则上不追加专科计划。但马力煌多次活动,为湘南学院追加了100个专科招生计划。这批追加的计划指标,在该校党委研究下,优先安排给了本院教职工子弟。

  “去年学院组织出国考察,马力煌也去了,按资历怎么也轮不到他啊。”王晓成说,“招生权和经济权他都掌握着,权力空间很大。”

  在湘南学院,招生就业处是一个特殊的处室。不仅财力丰厚,还享有其他院系、处室无法得到的特殊待遇。如财务为实报实销,招生人员出差一般都乘飞机。

  一位曾在该校招生就业处工作的教师对本刊记者说,如果到省里追加的计划指标多,学校会奖励工作突出的工作人员。2005年秋,学校曾安排马力煌到新、马、泰旅游。

  “找马处运作”

  湘南学院音乐系大三学生张聪(化名)向本刊记者介绍,艺术、体育类招生考试,由于其评分方式存在着一定的“主观”色彩,所以就给一些人提供了“钻空子”的机会,各地一直流传着“四月肥”的说法(此类考试一般在四月份)。

  虽然各大高校都制定了较为严格的专业考试的相关条款,加大了打击拉关系、走后门、暗箱操作现象的力度,但这样的事例仍然存在。

  对于艺术考生招生工作的流程,王晓成介绍:招生老师到达目的地后,与当地教育考试院取得联系,然后设立考点,负责监考和评分。而参考的学生则像候鸟一样,辗转于各个考场,应对不同的考官和考题。

  湘南学院美术系学生杜风(化名)对本刊记者讲起他的经历:“2005年我报考天津某大学美术系,家里找了个中央美院学生代考,素描得了满分,要不是水彩考试出了问题,我早被录取了。”

  在杜风眼里,某些考点“实在太黑”,不仅代考风行,考得好的也不一定拿高分。在报考天津那所大学失手后,杜风又转战石家庄。

  最终的结果让杜风有些失望,他被并不出名的湘南学院录取了,这还是付出了不少“代价”的结果。

  “山东一个专业老师介绍我考湘南学院,说这个学校不错。我家里就给了他一笔钱,少说有万把块,让他去找马处(马力煌)运作。”杜风说。

  2005年,杜风成功入读湘南学院,在这里,他碰到了不少山东老乡。在马力煌经常活动的山东,录取人数远远高于其他省份。

  山东,是马力煌经营多年的“高产田”。2007年,湘南学院在外省计划招收720人,山东占了105人,其中艺术类学生85人。

  该校艺术设计专业一位王姓学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马处想办法为他跑到了指标,“家里花了点钱。”他说,除了派发红包外,许多招生人员还享受学生家长安排的“一条龙服务”,吃喝玩乐全由学生家长安排妥当,最后还拿着虚开的发票回单位报销差旅费。

  在本刊记者辗转获得的2005年《湘南学院报》上,由该校招生就业处撰写的,题为《招生工作红红火火又一年》的文章中写道:“山东省二本填报我院志愿的考生达到870人之多,而计划仅为40人,专科填报我院第一志愿的考生达到937人,而计划仅为15人……”

    衡阳师院招生处长涉案

  马力煌事发后,衡阳师范学院招生就业指导处处长周辉湘也被长沙市检察院带走。

  直至本刊发稿时止,周辉湘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履历上,51岁的周辉湘是个标准的学院派文人。1981年于湖南师范学院历史系毕业后,逐步从讲师晋升至教授,是“衡阳市跨世纪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培养对象”。

  与精明强干、好出风头的马力煌相比,清瘦的周辉湘似乎低调得多。衡阳师范学院组织部部长聂东明告诉本刊记者,“周出事后现已正式停职,他的处长职务已被人替代。”

  周的落马,让很多人不解。

  “周教授出了这种事,我不敢相信。”衡阳师范学院学生晓雨(化名)说,她记得当年课堂上的周老师正直、博学、平易近人,“他像父亲般给我们讲述大学里发生的各种故事。”

  周辉湘案发一个月后的4月22日,衡阳师院召开了“2008年纪检监察工作会议”,会上高校纪委书记向清成做了长篇报告,表示要进一步加大对招生工作的监督力度,保证招生“阳光工程”顺利实施。

  令人感慨的是,在2007年,周辉湘也参加了由校纪委组织的参观雁北监狱、观看《反腐大案纪实》和《廉政中国》等警示教育片的活动。

  引发高校招生处长腐败串案

  马力煌、周辉湘“东窗事发”,暴露的只是“2008年湖南高招腐败串案”的冰山一角。知情人士称,从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到地方多所高校,共有包括五名高校招生处长在内的20多人牵扯其中。

  这是继2006年娄底二级运动员资格证书造假事件以来,湖南教育界最大的一起腐败案。

  由于此案刚刚发生,检察机关对于具体涉案人员以及案情等还未向外界披露。

  据介绍,这起高招腐败串案发端于长沙,长沙市一名女工为了让儿子上大学,跑关系找到一家高校的招生就业处长,花了近10万,但孩子最终没有领到通知书。

  这位家长向有关部门举报后,检察机关发现,湖南省五所高校的招生就业处长,均涉嫌私下暗箱操作,倒卖高招指标。

  “长沙市检察院曾来我校核实马力煌的一笔涉案款项,约19.5万元。由于是一起串案,所以由长沙市检察院督办。” 王晓成说。

  这起牵涉甚广的案件,在湖南省教育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4月14日,由湖南副省长郭开朗主持的“2008年湖南省高招政策调整会议”在长沙召开。会上,湖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卢乐云的突然出现,引发了众高校招生主管的震动。

  “卢乐云的报告,直指2008年暴露的高校招生腐败案和制度漏洞。”一位与会人员说。

  当地媒体对此次会议的报道中称,“湖南省今年高校招生政策及办法作出了适当调整,高招的一切都将‘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湖南省副省长郭开朗在此次会议上要求,切实加强高校招生和招生计划的管理,全力做好招生考试安全保密工作,继续深入实施高校招生“阳光工程”,切实加强招考队伍建设,继续深化高校招生制度改革,“要继续实施招生工作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继续健全和完善各种招生制度与措施,优化招生工作环境。”

这起高招教育腐败串案引发的震动,令湖南教育与高校招生有关的诸多部门感到了压力。

  5月5日,本刊记者前往湖南教育考试院了解该院工作人员涉案情况时,该院办公室一张姓工作人员拒绝采访,另一位科员则称“受牵连的考试院人员纯属个人行为”。

  长沙市检察院政工部则称“此案尚在侦办中”。

  当地政法界的一位人士称,目前的高招腐败案,从犯罪形式看,窝案、串案突出。由过去的较小金额、单一作案,发展到校内、校外、师生、夫妻之间相互勾结的共同犯罪,形成了“扎堆腐败”的群体化、团体化犯罪,呈现出“集体腐败”的新特点。

  熟悉马力煌和周辉湘的人告诉记者,周是衡阳耒阳人,而马的家乡永兴距周的家乡很近。两人又都是文科出身,兴趣上也很接近,又都在湘南片区招生。因为工作关系,两人又常常出入位于长沙今朝宾馆的湖南教育考试院,关系笃深。

  马、周二人又同湖南其他几所高校的招生处长逐渐建立起一个小圈子,他们之间互相帮衬。

  利用追加计划解决本校职工子弟录取问题,是教育界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在这方面,马力煌通过几所高校处长结成的小圈子,表现“出色”。例如2007年的《湘南学院报》就这样报道:“招生就业处积极争取兄弟院校的支持,有14所院校帮助解决了我校部分教职工亲友子女的录取问题。”

  “点录”黑幕

  “2008年湖南省高招政策调整会议”,出台了“招生计划一次投放到位、禁止点录、停招定向生”等政策。

  在湘南学院副校长王晓成看来,这些政策的出台,与湖南多所高校招生腐败串案的发生有着直接关联。

  湖南省教育厅学生工作处处长郭建国也认为,高校利用追加计划进行点录,是腐败滋生的根本诱因。

  什么是点录?郭建国打了个比方:比如湖南某高校在河北省的投档线是580分,现在这所高校在河北省追加了一个录取名额,按低于投档线20分的惯例,河北省所有报考该校且考分在560至580间的考生,都有被录的资格。这样,招生人员就有权从这些考生中,直接挑选指定的人。

  “2004年震惊全国的‘北航高招丑闻’,即是点录的结果。”郭建国说。据媒体报道,该事件的主人公---广西学生小李,高考分数低于北航的投档线6分,北航在广西增加两个录取名额后,北航在广西的招生人员借此要挟小李家人:“给10万块,点录你,否则退你的档。”

  看似不合理的“点录”政策,在很长时间内却是各省的通行法则。

  据郭建国介绍,该政策主要是为了鼓励外省院校来本省招生,“比如你在河北高校有亲戚,只要你的分数达到最低控制线,你疏通关系找那所学校点录你,在过去我们都会承认。因为湖南考生太多了,这种行为能分担招生压力,我们一度是欢迎的!”

  “同样容易出问题的还有定向生。”郭建国称。定向生原本是高校为某些特殊行业委培的学生,按政策可降20分录取,与点录一样,也成了某些人进行“灰色交易”的空间。 

  “这些都属于政策的漏洞,也为暗箱操作留下了空间。”郭建国说。

  2008年湖南省对高招政策的调整,在郭建国看来,具有“在源头上堵死腐败的积极意义”。

  “今后外省院校在湖南有增录名额,我们将严格要求对方从高分到低分录取,不允许点录。”郭建国说,“我们要用制度的栅栏来防范腐败,类似马力煌那样一次拿到几百个追加计划的‘疯狂举动’,在招生计划一次投放到位后也将不复存在。”

  湖南“亡羊补牢”

  据了解,湖南省对2008高招政策进行了多项调整,主要有:改变往年招生期间追加投放量、由学校组织生源的做法,招生指标在招生录取前一次性下达到学校和考试院;本科层次录取结束后不安排补录,专科补录严格按从高分到低分投档;进一步完善艺术类专业招生办法;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指名录取任何考生,取消以往录取过程中“高校教职工子女可适当降分”的不成文规定。

  在此次会议上,湖南省教育厅厅长张放平对与会的湖南各大高校校长说:“今年你就是开着手机,也没人给你打,我们已经堵死了不法分子的财路。”

  但王晓成认为:“体制问题不解决,永远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与招生诈骗不同,招生腐败不是欺诈,而是权力寻租。”

  湘南学院纪委监察室黄敏对马力煌的蜕变感到惋惜。他说,虽然纪委在招生过程中全程监管,但是录取的核心部分---计算机录取机房连纪检人员都没办法进去。

  湘南学院新闻发言人史美洁告诉《望东方周刊》记者,马力煌现已被正式逮捕,但其招生就业处长一职尚未解除。

  马力煌写于2001年的一篇文章,依旧挂在多个论文网站上,标价出售,题为《学会“做人”是大学生价值观建设的基础》。在湘南学院的官方网站上,招生就业处一栏仍赫然挂着马力煌的名字和手机号码。

  本刊记者结束对王晓成的采访时,这位分管招生的副校长叹了口气说,“他出了事,我的压力很大,追加计划、补录五年来一直是他跑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