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42厅官涉嫌商业贿赂落马背后 80%在办公室收钱

发布者:发布时间:2010-09-01 浏览次数:

 

“2006年起至2010年6月底,全省共查结商业贿赂案件6612件,涉案总金额10.49亿元,查处县处级以上干部547人,总计42名厅局级干部因涉嫌商业贿赂而落马。”在8月30日召开的浙江省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情况通报会上,浙江省纪委有关负责人通报了10件涉案数额大、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和严重损害群众利益的商业贿赂案件。

  这一组触目惊心的数据背后隐含着什么?今日,《法制日报》记者向浙江省纪委等部门做了深入了解。

  要案背后频见官员落马

  现年50多岁的孙铁民今后的日子将在铁窗中度过,而在此之前,他的职位定格在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主任(副厅级)。

  步入不惑之年后,孙铁民的职位开始节节攀升。2001年,被任命为宁波市物资总公司经理、公司拆迁领导小组组长,而接踵而至的便是众多谋求利益之人。

  刚上任不久,宁波某企业的董事长竺某就出现在孙铁民的办公室。原来,竺某公司开办的市场面临拆除,为了在拆迁赔偿中谋取更多利益,竺某向孙铁民“进贡”了人民币90万元。

  2002年,宁波某回收总公司的徐某表示公司改制过程面临人事任免等诸多问题,请孙铁民给予一定“照顾”。孙铁民爽快地答应后,“笑纳”了徐某48万元人民币及2000元加币。

  2002年,房地产市场正待兴旺之时,孙铁民决定由下属的公司出面,为宁波某房地产公司向银行贷款提供担保。在该公司顺利取得银行贷款后,他如期拿到了该公司董事长冯某“答谢”的25万元人民币。

  据统计,孙铁民在任期间,通过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钱财共计人民币188万元、美元1万元及加拿大元2000元,最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一名在纪检领域工作多年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2006年以来,查处5979名涉案人员中,国家公职人员就有2028人,占了涉案总人数的3成多。

  城建领域多发商业贿赂

  浙江省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小组公布的数据显示,查处的商业贿赂案件中,工程建设领域发案最为突出,达2025件,占总案件的30.6%;涉案金额2.65亿元,占涉案总金额的25.2%;涉案2342人,占涉案总人数的39.1%。

  一名浙江省纪委的工作人员表示,近4成的商业贿赂案涉及城建领域,这几乎成了商业贿赂案的主要表现形式。

  “工程建设指挥部已成为职务犯罪的易发、高发领域,窝案串案并发,一个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成了受贿的主要场所,而且受贿数额越来越大。”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

  《法制日报》记者从浙江省检察机关了解到,近年来浙江省检察机关立案查处的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受贿案件中,有7成以上的嫌疑人或插手工程建设,或直接担任工程建设领导小组组长、工程指挥部指挥,或以向指挥部人员打招呼等方式进行权钱交易。

  2008年,浙江省检察机关查处的受贿数额最大的一起受贿案的主角———杭州市西湖区建设局原副局长吴少雯,兼任西湖区西溪湿地综合保护工程(一期)指挥部规划工程部副主任和西溪湿地综合保护工程(二期)指挥部总师办副主任,分管招投标。

  法院审理查明,2003年底至2008年2月,吴少雯利用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他人共同收受多名包工头钱财988.4万元。
据办案人员透露,吴少雯吃住在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里。“就是在这个办公室里,他与同伙策划着收钱,甚至也公然在办公室收钱。”办案人员说。

  浙江省检察机关的一份调研显示,在2003年至2009年,浙江省检察机关以指挥部、领导小组人员身份立案查处的76名贪污贿赂犯罪人员中,80%有在指挥部(领导小组)办公室收钱的“嗜好”。

  权力寻租漏洞短期难消除

  采访中,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商业贿赂之所以盛行,深层原因是市场经济规则不完善,相关制度设计不合理,导致在各类经济交往中,政府官员权力与商业结合空间存在,出现权力寻租的现象。

  曾任温州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温州市地质矿产局副局长、温州瓯江砂石综合整治办公室主任的干祥岳,曾经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土地爷”,先后分管和负责整治瓯江的砂石采运销工作,在砂石开采领域握有审批大权。

  自从认识了这位“土地爷”,温州某砂石开采公司老板沈某便迎来事业的上升期。而此前由于瓯江多家单位与个人开采砂石竞争激烈,沈某的公司起初经营一直举步维艰。

  2006年11月,温州瓯江砂石采运销综合整治领导小组首次以协议方式,将瓯江干流(温州段)及瓯江口16个采砂点的砂石开采权以为期3年、出让总金额1700多万元,有偿出让给温州市的国岩、小旦、浙瓯、建能建材4家砂石开采公司。而此时,这4家公司有3家归沈某所有,沈某成为这个行业中无可争议的“龙头老大”。

  经法院查明,2002年到2006年间,干祥岳共收受沈某现金和其他财物共计47万余元。

  浙江省检察机关的相关人员指出,国家工作人员频频利用审批权、执法权和司法权在商业活动中搞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制度上的漏洞是诱发其受贿一个重要原因。

  浙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省治理商业贿赂领导小组组长陈敏尔告诉记者,治理商业贿赂工作不断面临着新情况新挑战,目前,商业贿赂滋生的现象短期内还难以根除。有些领域近期内会更加突出,并且手段更加隐蔽,表现形式更加多样化。

  “深入推进源头治理工作是治本的关键。”陈敏尔说,工程建设领域是商业贿赂易发多发环节,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干涉、收受贿赂的现象很多,针对这样情况,应该建立公共建设资源中心,让更多的公共资源在“阳光”下操作,从而推进行政审批制度、产权交易、政府采购、建设工程招标等改革,完善有关权力监督制约的体制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