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贪腐呈现五大特点

发布者:发布时间:2010-01-04 浏览次数:

 

编者按

  2009年,腐败与反腐败的较量贯穿全年,成为中国社会最为关注的焦点。在落马官员人数增多以及腐败落势化等新现象出现之时,反腐制度创新也在不断发力,诸多新法规新举措令人振奋不已。

  反腐学者一致认为,我国已进入依法反腐的重要阶段,运用法律手段来巩固反腐成果和加强廉政建设是一个重要的发展趋势。从着眼建设制度反腐的长效机制这一角度来说,2009年是一个新的起点,但远没有结束。


  2009年岁末,又有腐败官员落马:政协山东省第十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12月17日下午召开第九次会议,决定免去孙淑义山东省政协主席的职务,并撤销其省政协委员的资格。

  新华社消息中并没有披露孙淑义被免职的具体原因,但据媒体援引山东省省委一位知情人士的话称,孙因“严重违纪”被免,将接受“进一步审查”。

  2009年即将过去,孙淑义是不是最后一个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尚不能定论,但他肯定不是第一个。有反腐学者统计称,在孙淑义之前,落马的省部级高官已达15人之众。

  来自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消息称,今年1月至10月,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办各类职务犯罪案件29462件37750人,与去年同期相比立案人数上升0.8%。其中,立案查办贪污贿赂犯罪案件29206人,大案16756件,县处级以上干部要案2108人;立案查办渎职侵权犯罪案件8544人,重特大案件2928件,县处级以上干部要案265人。

  在腐败与反腐败漫长的较量史上,2009年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著名反腐学者、中央党校政法部教授林喆今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详细归纳了2009年腐败与反腐败各自所呈现出的新特点以及彼此斗争的态势,并进一步展望了腐败与反腐败斗争的未来。

  2009贪腐现象五大特点

  腐败主体级别向基层渗透;沿海甚于内地;潜规则未完全绝迹;不正之风未杜绝;8小时之外的行为监督仍存漏洞

  鉴于落马高官的数量众多,林喆认为,2009年的贪腐现象延续了往年的特征,那就是———“涉案级别越来越高,贪腐数字越来越大,群蛀现象严重,‘包二奶’现象不绝”。

  林喆认为,2009年最大的特点就是,腐败在向高层发展的同时,呈现出落势化倾向,即腐败主体的级别向基层渗透,“说得更具体些,就是主要集中在科级干部层面”。

  今年以来的公开报道显示,级别低的干部在贪腐方面的表现也时常有“技惊四座”之举。

  被网友戏称为“最牛科级干部”的河南省许昌市灞陵公园主任赵国良虽是一名科级干部,但却拥有一部豪华轿车,而且还在灞陵公园内违规修建别墅供自己享受。

  事后有关部门的调查显示,2003年7月,灞陵桥文管处召开班子会研究,决定在景区内西北角建设职工住房,并通知职工报名参与集资。在职工无人报名的情况下,赵国良、张淑霞(灞陵桥文管处原书记)两人于当年建设了独栋双层住房两座,每栋建筑面积217平方米。

  “在我办公室的6箱举报材料中,差不多有90%是举报科级干部的。”林喆对记者说。

  “科级干部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年轻。因此,今年以来,年轻干部成为腐败高发群体的问题一度成为社会的热门话题。”林喆说,其根源在于,很多年轻干部为官的环境已经形成了腐败机制,而且用人制度由于受到“干部年轻化”形而上学思想的影响,“平庸者上”、“带病提拔”、“带病在岗”的现象屡见不鲜。

  2009年腐败现象的第二个新特点就是———随着沿海地区开发力度的加大,经济的迅猛发展,腐败现象的严重程度也超过了内地。林喆透露说,她所接触到的举报材料,“有90%都来自沿海地区”。

  据中宣部委托新华社主办的重要党刊《半月谈》披露,沿海发达地区一些富裕农村,村干部腐败案件涉案金额惊人。今年年初被查处的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南庄镇紫洞村村干部刘子荣,就涉嫌挪用村集体资金近2400万元。

  有观点认为,基层干部腐败的严重程度要小一些。

  林喆不同意这种看法,她认为,“腐败不管大小,都应该被视为同样重要的问题”。基层腐败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同时因为级别低、人数多的特点,它带给民众的感受是最真切的。从这点上看,基层腐败最为老百姓所痛恨。

  在林喆看来,“一些领域的腐败行为和潜规则没有完全绝迹”,是2009年腐败现象的第三个特点。

  建筑工程领域的腐败潜规则几乎已成为公开的秘密。今年5月,江西师范大学基建处原处长谌光明因在建筑招投标、工程款支付过程中大肆收受贿赂,且肆无忌惮地与房地产商签订以《学生公寓投资协议》为名、有效期15年的“受贿协议”,而被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江西某地检察机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由于工程建设利润高,施工单位之间竞争激烈,为获取工程,将工程造价的5%至10%列入“公关费”预算用于行贿,是当地建筑行业的潜规则。

此外,在2009年,还有一些领域的腐败现象浮出水面,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高校腐败。

  今年10月,武汉大学常务原副校长陈昭方和原常务副书记龙小乐被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批捕。在武大腐败案被曝光的同一天,广东湛江师范学院原院长郭泽深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4天后,又爆出武汉科技学院原院长张建刚、原副院长王志贵被“双规”。

  “在高校行政化日益加重的今天,这些腐败现象必须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林喆说。

  2009年贪腐现象的第四个特点是,不正之风仍然没有被杜绝。

  “今年的不正之风除了媒体披露的动用公款盖干部别墅群等事件外,还出现了斥巨款上学镀金这一新现象。”林喆说。

  今年10月,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县选派百名领导干部分两批前往清华大学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研修。据媒体报道称,这次培训共花费100余万元。官方理由是“有些干部思维方式太落后”,花时间培训是“磨刀不误砍柴工”,“找到了好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后,很快就会把落下的时间弥补起来”。

  “西部地区一个并不富裕的县城一下子拿出100万元让干部读书,这是一种浪费。”林喆说,不正之风的表现形式可谓是各种各样,用一位省部级官员总结的话来说,“目前正在生成四种不良风气:一是贪大求洋、追求豪华、过度消费、不注意节俭的奢靡之风;二是急功近利、目光短浅、脱离实际、做表面文章的浮躁之风;三是贪图享受、贪图钱财、贪图美色的贪占之风;四是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的跑要之风”。

  “官员8小时之外的行为监督依然存在漏洞”,被林喆认为是2009年腐败现象的第五个特点。

  “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邓玉娇事件。由于个别干部业余时间行为不检,最后造成了一死一伤的流血事件发生。”林喆认为,“社会舆论在对这些干部行为一致唾弃的同时,也应该去思考如何进一步规范官员8小时之外的行为。”

  2009反腐新气象

  反腐法规密集出台,新增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司法部门加大廉政建设力度;官员财产申报破冰;在制止公款出国旅游、滥建楼堂馆所、公款吃喝方面采取了一系列严厉措施

  在一波接一波的较量博弈中,2009年的反腐败斗争也呈现出“风起云涌”之势。其中,最为显著的特点就是反腐法规的密集出台。

  据林喆介绍,今年出台的有影响力的法规包括:“两高”新增的9个刑法罪名之一———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廉洁从业若干规定》;中纪委印发的《设立“小金库”和使用“小金库”款项违纪行为适用〈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等。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问世,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反腐立法的一记重拳。业内专家分析指出:“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是国际社会行贿受贿罪的一个重要罪名,在日本又称为‘斡旋受贿罪’。缺少这样一个罪名,将使那些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直接或间接影响决策的受贿行为逍遥法外。设立这一罪名符合国际惯例,使反贿赂罪的法网不再有重要遗漏,有利于更加有效地利用法律武器打击贿赂犯罪。”

  “继续纠正不正之风”是2009年反腐败的另一特点。“从中央到地方,在制止公款出国旅游、滥建楼堂馆所、公款吃喝方面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林喆说。

  第三大特点是司法部门加大了廉政建设的力度。“今年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就印发了五项禁令,后来又出台了一系列规定。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最高法院又启动了为期一年的中级法院、基层法院院长轮训工作。”林喆说。

  在官员财产申报和公车使用方面的改革,被认为是2009年反腐败的第四个特点。

  记者了解到,前不久,中共重庆市委出台意见称,将在重庆市司法机关领导干部中率先试点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在浙江省杭州市,有关负责人则表示,在货币化车改模式基本定型的基础上,将根据第一批车改单位的情况,实施新的车改模式,即在局级领导干部中开展包干使用探索,即本人不领取车贴,所有公务用车由公车服务中心保证提供。

  林喆认为,“反腐败斗争是长期的,腐败和反腐败的较量还是会很激烈,所以我们对这个问题应该有充分的认识”。

  谈起对未来几年反腐败形势的展望,林喆认为,值得一提的是,“贪官出逃的机会将越来越渺茫”。她的理由是,现在,我国正处在做好实施《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第二阶段———“履行预防腐败职责、加强反腐倡廉国家立法”等工作的重要时期。我国也正在和美国等发达国家进行签订双边引渡条约的商谈。随着与越来越多国家双边引渡条约的签订,今年或者明年就会看到外逃贪官陆续被引渡回来,这将对国内很多贪官产生震慑力,也会让这样的现象越来越少。

  第二点就是,通过制度的完善使官员“不能贪、不敢贪、不想贪”。林喆认为,不想贪是根本的,要靠内在的机制让廉洁成为干部的内在观念和品质;其次,我们的制度要严明,让人一看就不敢贪,就是想贪也不敢贪;再次就是不能贪,这在于制度细节的完善,各项制度都到位了,各项制度的口子都扎得很紧,让人根本没有办法去贪。

  林喆表示,要实现这些目标,就要求制度的健全,一步一步地解决问题。她说,她的一个希望是,“明年腐败落势化趋势能得到遏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