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出纳为情盗国库公款580万 犹如电视剧悬念迭起

发布者:发布时间:2009-02-12 浏览次数:

 

关于本案

    一个爱打麻将的嗜好,一段失败的婚姻,一名“三进宫”的赌徒,一个接触巨款的机会,这四个要素加在一起,导致樊红的人生发生了根本变化。作为湖北省潜江市国库集中收付中心的女出纳,她神不知鬼不觉卷走580万元公款后潜逃。

    壹 老赌徒情挑女出纳

    在同事们的眼中,樊红是那种平静随和的女性,衣着朴素,工作勤奋;在家人和邻居的心目中,除了爱打打麻将,婚姻有过挫折之外,似乎没有其他不正常的举动。当樊红携公款580万元与情夫双双潜逃的事实摆在人们的面前时,多数人都不敢相信。 

    2009年1月4日,元旦后上班的第一天,湖北省潜江市财政局在检查账目时,发现出了大事:国库里580万元巨款不翼而飞。 

    经过核查,发现国库集中收付中心线上的支付员、女出纳樊红有重大嫌疑。而此时的樊红,已经下落不明。 

    当日下午,市财政局局长迅速向司法机关报案。 

    潜江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饶华军当即召集有关部门会商案情,潜江市检察院于当日也适时介入对该案的侦查。 

    1月5日下午,樊红卷款失踪案破案专班成立,由饶华军局长挂帅,从市检察院、公安局等单位抽调30名人员协同办案。检察机关分工负责清查赃款流向、取证以及收赃等;公安部门全力负责追逃。 

    随着侦查的深入,樊红由一名女出纳“变身”国库大盗的过程逐渐清晰起来,侦查人员发现,樊红携公款潜逃前后,有一个关键人物———刘贵军始终在樊红身边“转悠”。 

    1966年出生的刘贵军,人称“刘大麻子”,是潜江市总口农场人。17岁那年,因为刑事犯罪被判刑三年;此后,先后因赌博等被劳教或判刑,几次进出监狱;其中,在狱中还因故意伤害罪被加刑一次,是名副其实的“三进宫”人员。 

    刑满释放后,由于没有正当职业,嗜好赌博的刘贵军混迹于潜江周边县市的赌场。 

    再说樊红。樊红比刘贵军小12岁,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离异后,她与在潜江一行政机关工作的王生(化名)重新组成了家庭,这个再婚家庭有一女,为丈夫王生与前妻所生。在旁人看来,夫妻俩生活还算和睦。 

    樊红平时喜欢玩麻将,经常出没在茶馆与棋牌室。起初也没有多大输赢,后来渐渐发展,她越赌越出格,直到参加摇骰子赌博。 

    在地下赌场里,樊红结识了刘贵军。 

    2008年,樊红通过朋友介绍,进入了刘贵军操持的赌场,其中有一次输掉了2万多元。对于当时的樊红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亏空。 

    樊红开始向亲朋好友借钱,弥补赌博欠下的债务。 

    刘贵军知道樊红在财政局上班,便打起了樊红的鬼主意。 

    认识刘贵军的人都认为,这个人比较聪明,且相貌堂堂,高大帅气,能说会道,但始终不务正业。他崇尚江湖义气,长期在外面混,也很会“哄女人”。而这些特点,也使得刘贵军很有“女人缘”,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刘贵军与农场一女子一场历时不到两个月的婚姻破裂后,刘贵军再也没有结婚,但他身边的女人却换得让人眼花缭乱。这次,他又盯上了樊红,但不是由于美色,而是由于樊红在财政局的工作位置。 

    随着交往的加深,他对樊红说:“你想办法弄点钱我来放债,我付给你高利息。” 

    樊红听信了他的话,抵押了自己的房子贷款5万元交给了刘贵军。刘贵军不满足,就哄樊红再多弄些钱,樊红第一次把手伸向了公款,提出单位的公款交给刘贵军,让刘贵军在地下赌场内放贷收取高额利息。 

    这一阶段,刘贵军很守“信用”,每次都按时把本息交给樊红,博取了她的信任和好感,两人的感情也逐渐加温,最终发展成为情人关系。此后,刘贵军每次参与赌博,都是樊红在背后提供资金支持。 

    一次,刘贵军对樊红说:“反正你把单位的公款弄出不少了,不如再多弄些出来,我们可以多赚些钱,我保证把本都捞回来。” 

    2008年冬,樊红提出的20多万元公款都被刘贵军投进了赌场。 

    由于刘贵军不仅从参加赌博的人身上“抽头”,自己也参与赌博,结果不仅投进去的那些钱血本无归,而且还有在赌场上借来的高息借款。眼看还款期限到了,出于感情的因素,樊红想,还要为刘贵军弄钱堵窟窿。樊红对刘贵军说:“我想再从单位里搞出30万元,填上窟窿,然后自杀算了。” 

    刘贵军说:“你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多搞些单位的钱?我们到时候有钱了,一起浪迹天涯,兴许还有一丝活路。”刘贵军要求樊红干脆搞出2000万元或1000万元,最少搞800万元。 

    樊红害怕死了,但不知是由于她对刘贵军的感情,还是为了稳住刘贵军怕以前交给刘贵军的公款要不回来,总之,最终她还是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搞到580万元公款。

    贰 卷款潜逃前没有异样

    樊红在卷走数百万公款的那段时间,瞒过了家人、丈夫和单位同事。 

    案发前的2008年12月中旬,刘贵军先行到达武汉“打前站”。 

    “打前站”期间,他仍然不忘拈花惹草。12月20日,在发廊洗头时,他对发廊女王青(化名)产生好感,提出和她“谈朋友”,他俩随后在武汉 口集贤公寓租房过起同居生活。在他们同居期间,刘贵军为王青购买了数万元金饰品,并给了她4000元生活费。 

    当然,刘贵军是不会放下“正事儿”的: 

    12月22日,刘贵军在武汉用“肖国成”的身份证,在银行开了一个账户。当日,樊红就在潜江通过银行往这个账户存入380万元;12月23日,刘贵军再次在武汉又一家银行以“肖国成”的名义开设了一个新账户。当日,樊红又往这个账户里存进了200万元。 

    12月24日上午,刘贵军在樊红存入380万元的账户里取出了80万元现金,还从樊红存入200万元的账户中,提出100万元汇到了自己的姐姐刘先芳的银行账户中,又将30万元存到了堂姐刘爱娇的银行账户中。 

    12月25日,刘贵军还支出现金34.9万元,然后,刘贵军从两个账户中提出300万元打到了樊红的个人账户里。接着,刘贵军便疯了一样,用两个账户中的余款刷卡消费,购买了大量珠宝、金条,还有一辆中高档轿车。 

    就这样,在2008年12月24日、25日两天时间内,580万元公款被刘贵军全部转出、消费。 

    樊红卷款潜逃,没有明显的征兆。就在她将580万元公款分两笔进行转移的12月22日至24日,她仍然同往常一样上班,甚至还与同事一起欢度了“平安夜”。 

    12月25日,她还正常上了一天班,同事没有发现樊红有何异样,只是觉得她沉默寡言,不像往日那样活跃。之后,她以感冒需要输液为由,向单位领导请了两天病假。离开潜江前,樊红告诉13岁的女儿,说要到外地出差几天,并特地安排母亲多照顾女儿。

    叁 精心策划屡放烟幕

    2008年12月26日,樊红在武汉与刘贵军“会合”。 

    12月28日,她给同事发短信说感冒还没好,又跟老公吵了架,想再次请假,到元旦之后来上班,同事劝其直接向领导请假后,樊红就音讯全无了。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引起他人的怀疑,直到元旦之后,财政局发现她未按时上班,电话也一直无法接通,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为了逃避追捕,两人作了周密的计划。 

    出逃前,刘贵军和樊红分别搞到了“吴文强”和“杜晓平”的身份证。2009年1月上旬,他们以吴文强和杜晓平的身份证登记,在武汉市 口区财源大厦、崇仁新都以及武昌区的两个小区以每月1400元的价格,租下了四套公寓,租期为半年,“狡兔四窟”,来混淆侦查人员的视线。 

    在武汉潜伏期间,看到当地报纸介绍,该省一起特大杀人案的嫌疑人因为面容太容易辨认被警方抓获,他们也找到武汉一家整形医院进行咨询,打算通过整容以免被发现。 

    与警方多次打过“交道”的刘贵军深谙“大隐隐于市”之道,他和樊红从武汉出发,在国内数个城市“兜圈子”,最终又回到武汉,妄图用烟幕弹把侦查人员的视线调开,造成向沿海及边境省份逃窜的假象。 

    他们还找人做了两个假身份证,用这些身份证,2009年1月5日,飞往广东东莞,1月7日又迅速返回武汉;1月17日,再次飞到贵阳市,第二天便折回武汉,以此转移警方的注意力。 

    逃亡中,刘贵军始终不让“缺乏经验”的樊红在外露面。在武汉期间,他甚至不让樊红上网、看报纸,只是呆在出租屋里。刘贵军则下午外出,或赌博或闲逛,直到深夜才回到出租屋。

    肆 大年初三束手就擒

    2009年1月26日,农历大年初一,侦查人员将蹲守重点最终确定为刘贵军和樊红在武汉租住的四套公寓。 

    侦查人员发现,以“吴文强”名义在武昌租的两家房子里,住的是两名年轻女子,经辨认,这两个人是刘贵军在武汉新结识的情妇。而以“杜晓平”名义租住在 口区财源大厦611号房的,则是一男一女,且行踪十分诡秘,侦查人员判断,这里就是刘贵军和樊红在武汉的落脚点。 

    保安人员的描述,两人的相貌体征与刘贵军、樊红也十分相似。 

    1月27日,侦查人员决定对 口区财源大厦611房进行严密监控。 

    1月28日(农历正月初三)下午4时35分,在财源大厦蹲点守候的侦查人员发现,一个貌似刘贵军的男子正准备上电梯,可能是发现附近有陌生人,警惕性极高的这名男子掉头就跑,侦查人员一拥而上,将他紧紧按倒在地。 

    被抓获后,刘贵军当即报了一个假名。但在其身上搜出了财源大厦611房的房间钥匙后,他反而平静下来,告诉侦查人员:“你们立功了,我就是刘贵军。” 

    下午4时47分,侦查人员将正在611房内休息的樊红抓获。 

    樊红、刘贵军落网后,侦查人员从他们租住的财源大厦611房的冰箱内搜出现金67万元,还有价值数万元的貂皮大衣。 

    在租住地楼下,还找到刘贵军新买的那辆崭新的价值30余万元的“丰田”锐志轿车,尚未上牌。 

    在樊红的哥哥处收缴到25万元现金和15块重约4000克的金条,价值100余万元。 

    目前,收缴的赃款赃物仅230万元。 

    樊红、刘贵军落网后,涉案人员刘贵军的姐姐、堂姐、樊红的哥哥、堂弟等人也被控制。 

    2009年1月29日凌晨5时许,樊红、刘贵军被押解回湖北省潜江市。 

    据樊红供述,在逃亡中,她几乎每天都和刘贵军争吵,进入潜江市第一看守所,她反而觉得平静了,并表示将配合办案人员,把一切交代清楚。樊红说,她特别想家,想亲朋好友,想单位的同事。但是,她知道,她再也不会回到从前了……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查处中。